他對他的妻子說:「在那家酒館有一位女酒客喜歡他的鬍子,所以就一直來親他。」

他 一邊講一邊看著她說: 「你不要介意哦,這只是好玩而已。」

第二天她跟老闆娘聯絡,問她酒館裡發生的事。老闆娘說什麼都沒有,沒有女酒客去親他,他跟兩個朋友一起去,喝到打烊就走了。

他也許不知道,其實老闆娘跟她更熟。重要的不是他在酒館裡發生了什麼,而是那件事會不會持續下去。

放下電話,她忽然不安。如果這是他的幻想?或者是他在跟自己展開的一種諜對諜遊戲?她覺得她所自以為了解的他,忽然隱晦不明起來。

 

更多迷你倉

創作者介紹

當代迷你倉

當代迷你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