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一個裁縫師和一個金匠,一起外出旅行。有一天傍晩,太陽快要下山的時候,他們行經一個山谷,忽然聽到從遙遠的地方傳來了奇特的歌聲。 兩人都忍不住停下腳步,仔細傾聽。
「這是什麼音樂呀?我好像從來沒聽過。」金匠說。
「我也沒聽過,」裁縫師說:「雖然感覺上有點詭異, 不過還滿好聽的呢!」
聽了一會兒,兩人都深受吸引,不知不覺就順著歌聲傳來的方向一直往山頂爬。
爬到山頂的時候,月亮已經出來了,裁縫師和金匠在皎潔的月光下,看到一幅奇異的景象。有好多男男女女的小矮人,穿著花花緑緑的衣服,手牽著手圍成一個圓圏,正在高高興興的唱歌和跳舞哪!
只有一個老矮人,不唱也不跳,只是坐在圓圈當中,面帶微笑的欣賞著其他小矮人的歌舞。
裁縫師和金匠愣在一旁,目瞪口呆。老矮人注意到來了兩個外人,就舉起手朝他們打著手勢。
「曖,他好像叫我們過去,怎麼辦?」老實的裁縫師緊張兮兮的拉著身旁的伙伴。
金匠比較大膽,「過去就過去,怕什麼!」
這時,所有的小矮人也都看到他們了,高高興興的打開圓圈,歡迎他們加入。金匠對裁縫師說:「你看,只不過是邀請我們一起唱歌跳舞罷了,別擔心。」 說著,金匠就模仿小矮人的動作,開開心心的大跳特跳起來。裁縫師看金匠那麼大方,感到很佩服,也很心動,就鼓起勇氣按捺住害羞跟著大夥兒一起同樂。
老矮人滿意的點點頭。不久,老矮人突然拔出掛在腰帶上的一把寬刀,放在磨刀石上用力的磨著。 「天哪,他想幹嘛?」裁縫師十分恐懼。 「不知道,不過,用不著害怕,咱們以不變應萬變吧。」金匠似乎鎮定得多。
老矮人把寬刀磨好之後,就站起身子朝裁縫師和金匠走過來。兩人都緊張的盯著他。
老矮人走到他們的面前,不發一語,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,把他們倆都剃成了大光頭。
「哇!你幹什麼呀!」裁縫師嚷著,氣得要命。 「噓,別叫,他的動作這麼快,絕對不是普通人!」金匠說著,還趕快咧嘴朝老矮人擠出一個虛偽的笑容。
大概是見他們沒有激烈反抗,老矮人十分滿意,就指著旁邊一堆煤炭,示意他們將口袋裝滿煤炭。
裁縫師不解,「奇怪,要我們裝這麼多煤炭幹嘛?」 「不知道,」金匠說:「不過我們最好照做。」 裝好了煤炭,老矮人便揮手示意要他們離開。兩人同樣不敢不聽。走了一小段路,附近修道院的鍾聲敲了十二下, 原來,已經午夜了。裁縫師和金匠發覺在莊嚴的鐘聲之中, 小矮人的歌聲消失了,兩人回頭一看,這才發現山頂上的小矮人也統統都不見了。
兩人都覺得很詭異,趕緊快步離開。他們連滾帶爬,用最快的速度回到山谷,找到一個勉強可以過夜的地方,就擠在一起,鋪著稻草當成蓋被。累了一整天,他們很快就睡著 了。
第二天一早醒來,不可思議的奇蹟發生了 ;咋晚裝在口袋裡的煤炭竟然全部變成了金子!而且,他們的頭髮也都全部長了出來,不再是禿頭了 ! 「哇!太好了 !我們發財了 !」裁縫師高興得又吼又叫。
「是啊,那個老矮人真愛開玩笑!」金匠也樂得合不攏嘴。
裁縫師興奮的說:「有了這些錢,我可以自己當老闆,開一家很大的裁縫店,還可以立刻跟我的愛人 結婚……」
「慢點,」金匠打斷他:「你有沒有想過,我們還可以得到更多的金子呀!」 「我們今天晩上再到山頂去找那些小矮人,尤其是那個老矮人!」金匠熱切的說。
「再跟他們一起唱歌跳舞,並且再讓那個老矮人把我們剃成大光頭。」
「對!然後他又會叫我們把口袋裝滿煤炭,經過一個晩上,這些煤炭又會變成金子!」
裁縫師想了一想,「我覺得不妥,還是不要去了吧!」 「為什麼?」
「有這麼多金子我巳經很滿足了,而且這整個事情實在是太詭異,也太神奇了,我不相信可以這麼幸運的期待還會發生第二次!」
「你太死腦筋了,這是明擺在眼前的發財良機呀!」 可是不管金匠怎麼說,裁縫師就是不肯。最後,金匠只好放棄。
「哼,你這個呆子,我就一個人去好了,明天早上你就等著後悔吧!」
「好的,那我就在這裡等你。」
當天晩上,金匠信心滿滿的跑到山頂去找小矮人,小矮人果然又在月光下唱歌跳舞。一切都和前一天晩上一樣。金匠加入小矮人的歌舞行列之後,老矮人拿出寬刀把他剃成了大光頭,然後叫他把口袋裝滿煤炭。可是第二天一早,金匠恐怖的發現,自己仍然是個大光頭!口袋裡的煤炭也仍然是煤炭!更糟的是,連前一天的金子這會兒也全部變成煤炭了。「你說得對,這麼幸運的事不可能發生第二次!」 金匠傷心得哇哇大哭。
但是裁縫師不斷的安慰金匠,還很大方的把自己的金子分了一半給他。金匠的心裡真是又感動又慚愧。

更多迷你倉

 

創作者介紹

當代迷你倉

當代迷你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